Home

飛行的荷蘭人(The Flying Dutchman)

1839年,德國作曲家華格納懷抱著成功的夢想,帶著剛寫好的歌劇劇本前往巴黎發展。他在航行途中遇到了暴風雨,這段意外的經歷,成為日後譜寫《飛行的荷蘭人》的靈感來源。「飛行的荷蘭人」原本是流傳在歐洲民間的一則古老傳說,述說一群觸怒了神而被詛咒的水手,必須永遠在海上飄泊,七年才可以靠岸一次,但現在已成為荷蘭航空的同義詞。華格納用相當前衛的曲風,把旅行者的心境與遭遇做了大膽的寫真,十分引人。

飛行的荷蘭人(The Flying Dutchman)薰泡成分:

Cistus 岩玫瑰

Raventsara 羅文莎葉

Myrrh 沒藥

Lavandin 甜醒目薰衣草

Sandalwood 檀香

Balm香蜂草

 

飛行的荷蘭人(The Flying Dutchman)按摩油成分:

Wild chamomile 野洋甘菊

Lemongrass 檸檬香茅

Rosemary cineol桉油醇迷迭香

Lavender highland高地薰衣草

Peppermint 胡椒薄荷

Balm香蜂草

費加洛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Figaro)

在歌劇「費加洛婚禮」當中,僕人費加洛以他的機智,化解了伯爵對他未婚妻的垂涎。劇情背後所控訴的,正是貴族的腐敗與無能。莫札特透過音樂手法公開諷刺了那個臃腫的階級,透過輕快的音樂,為僕人代表的新人類塑造了輕盈又清新的身影。現在一般婚禮中最常使用的結婚進行曲,也正是出自「費加洛婚禮」。莫札特的音樂似乎能讓人以最優雅的身段,在婚禮上宴飲、跳舞、大放煙火。

費加洛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Figaro)薰泡成分:

Atlas cedar 大西洋雪松

Lemon 檸檬

Santolina 薰衣草棉

Sea pine 海松

Sandalwood 檀香

Balm香蜂草

 

費加洛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Figaro)按摩油成分:

Narde china 中國甘松

Juniper 杜松

Cypress 絲柏

Rosemary 迷迭香

Vetiver 岩蘭草

Balm香蜂草

蝙蝠(The Bat)

維也納歌劇院每年在聖誕節前,都要演出一場真正的「維也納歌劇」──約翰史特勞斯的「蝙蝠」。西方人舉行化裝舞會時,常愛使用蝙蝠作道具,他們認為蝙蝠能帶來好運,也是捉狎歡鬧的代表。這個故事講的正是一群上流社會人士在化裝舞會上跟孩童一樣胡搞逗樂的糗事。約翰史特勞斯用了圓舞曲、波爾卡、進行曲、恰爾達什等等,音樂旋律還帶著俄羅斯和法國風情,聽來妙趣橫生而耳不暇給。

蝙蝠(The Bat)薰泡成分:

Cistus 岩玫瑰

Roman Chamomile 羅馬洋甘菊

Sandalwood 檀香

Bergamot 佛手柑

Spikenard 穗甘松

Balm香蜂草

 

蝙蝠(The Bat)按摩油成分:

Cistus 岩玫瑰

Roman Chamomile 羅馬洋甘菊

Rosewood 花梨木

Rose Geranium 玫瑰天竺葵

Frankincense 乳香

Balm香蜂草

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

「在美好的一天,一縷白色輕煙將會從海平面上緩緩升起,接著會出現一艘白色船艦,那就是我心愛的丈夫回來了。」這是1904年首演以來,蝴蝶夫人裡幾乎永垂不朽的詠嘆調【美好的一天】。花腔女高音飆至極限的音高,拉提了憔悴鬆垮的面容,也撫順了懸念過深的皺眉。無論後來的演變如何,那種返回青春歲月的昂揚熱情,使得台下的觀眾也跟著秋秋桑進入了瞬間即永恆的美感裡。

 

蝴蝶夫人(Madame Butterfly)按摩油成分:

Rosa rubiginosa 玫瑰籽油

Cistus 岩玫瑰

Champaca 黃玉蘭

Neroli 橙花

Rose abs 摩洛哥玫瑰

Balm香蜂草